2023年香港保险业快速回暖,内地游客跨香江扛起“买买买”大旗。根据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最新披露,2023年全年内地访客旅客赴港投保的新造保费规模约590亿港元,较2022年急升27倍,为近7年来的新高,仅次于2016年的727亿港元。

香港保监局行政总监张云正表示,2023年保费规模激增反映市场需求释放,美联储对今年降息持谨慎态度,反之内地仍有机会今年降息,中美息差仍相对较大,故今年内地客来港买保险意愿仍大,所以预计今年内地访客的新造业务保费会达到400亿港元。

内地访客扛起香港保险市场大旗

2020年至2022年,香港来自内地访客的新造保费断崖式下跌,分别只有68亿港元、7亿港元、21亿港元。对比2016年至2019年,分别为727亿港元、508亿港元、476亿港元、434亿港元,封关对香港保险业影响明显。

而2023年则是香港保险业“肥年”,内地访客跨过香江扛起“买买买”大旗。根据香港保监局的最新披露,2023年全年内地访客赴港投保的新造保费规模约590亿港元,仅次于2016年727亿港元的纪录。

根据香港保监局的数据,2023年香港保险市场的新造业务呈现以下特点:

1.累积需求的集中释放。去年香港保费规模的爆发,是2019年—2022年多年香港保险市场沉寂后的一次报复性反弹,换言之,是压抑了3—4年境外资产配置需求的集中释放,犹如火山爆发喷涌而出。

2.保费规模冲高离不开保费融资的贡献。根据香港保监局的披露,2023年新造保费规模的四分一与保费融资相关,剔除保费融资的金额,实际保费规模在400多亿港元。

3.储蓄保单贡献了60%以上的新造保费规模。2023年全年的保费规模绝大部分是由储蓄保单业务贡献的,初步估计储蓄业务的占比在60%以上,而往年香港保险市场的正常业务分布应该是保障业务为主,保障业务的保费规模占比在60%左右。

4.保费融资业务随美联储加息同比下跌。新造保费中,保费融资业务占比已由2022年的43%,下跌至2023年的21%。去年第四季度更跌至多年来单季最低水平9%。

需要科普的是,什么是保费融资?保费融资是指投保人向金融机构(多数是银行)以贷款方式购买新保单,并将该新保单的部分或全部权利转让予金融机构,作为贷款的抵押品。一般而言,投保人只需付出总保费中的一部分,再用贷款支付保费余额,即“以杠杆方式投购新保单”,概念上与“做按揭买楼”有相似之处。在低息环境下,投保人可用较低的借贷成本从金融机构获得贷款,再将其投放于回报率较高的保单上,从而赚取两者之间的息差。

但保费融资是一把双刃剑。香港保监局提示风险称,在低息环境下,投保人希望通过保费融资赚取保险产品与贷款当中的息差,借助杠杆效应放大保单回报。但利率高企时,保费融资的偿债成本随之上升,加上市面上以融资方式购买的多为分红保险产品,该类保单收益受保险公司投资表现影响,令保费融资有一定风险。

香港保险为何有吸引力?

有业内人士指出,香港保险之所以有吸引力,主要在于其预期收益率在演示时明显高于内地,一名香港保险从业人士告诉记者,内地的存款产品利率、保险产品利率经历多次调降,利率在3%以上的产品较少。因此部分内地客户选择赴港购买保险,并着重关注分红在收益增厚、保额累加上的作用。

而香港保险收益高低主要与投资时限、投资标的有关。一方面,穿透底层投资来看,港险的投资范围限制较少,如海外市场债券、股票等,因此预期收益率、演示收益率通常也会较高;另一方面,许多港险购买周期及回本周期相对较长,可通过长期限投资“熨平”波动。

记者梳理了目前香港头部几家保险机构,发现海外债券在香港险企业投资底层资产中占据“半壁江山”,以美债为主收益率走高就使得部分险企的投资收益进一步“增厚”。

以保诚为例,根据2023年中报显示,该公司的亚洲及非洲保险分红业务金融投资总额为1065.69亿美元,其中主权债券、公司债券、资产抵押债券等债务证券总额约627.02亿美元,占比58.8%。而在主权债券中,美国主权债券占比最高,金额达到233.64亿美元。